几千年前古代人类的乐趣爱好:吹骨笛、聚会喝酒

刘江在线 2020-03-03 105浏览 0评论

生活在公元前3000年的远古人类,他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生活和食物,四处打猎觅食,或者制作陶器,那么他们生活中最大乐趣是什么呢? 


几千年前古代人类的乐趣爱好:吹骨笛、聚会喝酒 周刊

虽然考古学家发现青铜器时期一些不同造型的饮酒器皿,但是一种被称为“depas amphikypellon”的器皿是古代人类共同饮酒的最好证据。


  新浪科技讯 北京时间3月3日消息,据国外媒体报道,现代人类的生活丰富多彩,他们会选择沉迷于网络、群聊,也可能与网络上某位陌生人“情投意合”,他们也会热衷于浏览文章……这或许是一些现代人的生活写照,相比之下,生活在公元前3000年的远古人类,他们最需要解决的问题是生活和食物,四处打猎觅食,或者制作陶器,那么他们生活中最大乐趣是什么呢?让我们来看看专家的观点:


  詹尼弗·马修斯(Jennifer Matthews)


  美国三一大学社会学、人类学教授,擅长玛雅历史考古研究。


  “早在4万多年前,考古人员发现早期人类会使用骨笛,公元100年,在墨西哥瓦哈卡地区挖掘发现一只雕刻精美的笛子,放在墓葬主人手中,推测墓室主人生前是一位音乐家。”


  作为一位考古学家,我主要研究5000年前古代人类如何在艰苦环境中生存下来,与现代人类相比,他们的寿命较短,青少年的行为较成熟,他们必须想尽一切办法、通过各种方式幸存下来。同时,他们仍会选择一些娱乐方式,排解生存压力,例如:演奏乐器,早在4万多年前,考古人员发现早期人类会使用骨笛,公元100年,在墨西哥瓦哈卡地区挖掘发现一只雕刻精美的笛子,放在墓葬主人手中,推测墓室主人生前是一位“音乐家”。


  考古人员在墨西哥10世纪时期的波南帕克壁画中发现的古人乐器,对于古玛雅文化具有重要意义,在一座寺庙顶部小房间的壁画中描述了玛雅音乐家的装束,他们将自己打扮得像“龙虾”一样,该装束叫做“pigua”,同时,他们吹牛角、打鼓、击打沙槌等,这些场景是新国王加冕仪式的一部分。此外,其他房间壁画中呈现了俘虏被捕和活人献祭的画面,因此我们很难分析当时玛雅人最喜欢做什么,演奏音乐和参加仪式活动或许是他们最感兴趣的生活一部分。


  我对考古记录中出现的阿兹特克玩具也颇感兴趣,例如:带有轮子的玩具狗,虽然考古证据表明,玩具狗磨损较少,可能仅是一个随葬品。但在考古遗址的确发现了娃娃玩偶和其他微缩模型,它们已被认为是一种玩具,但实际上可能是玛雅成年人教授孩子如何玩耍。


  因此,尽管我相信在5万年前早期人类的生活中存在一些有趣时光,例如:围在篝火旁讲故事,或者父母看自己的孩子掌握某项技能(例如制造工具)时的自豪感,但这些都没有相关的考古记录。我认为,几千年前的生活条件苛刻,人们的物质生活非常严酷,享受精神层面的乐趣是一种奢侈品。


  卢克·凯泽(Luke Kaiser)


  美国亚利桑那州大学人类学博士生


  5000年前古人类能做的一件非常有趣的事情是:聚在一起喝酒。


  虽然考古学家发现青铜器时期一些不同造型的饮酒器皿,但是一种被称为“depas amphikypellon”的器皿是古代人类共同饮酒的最好证据。


  古代多数饮酒器皿都是平底结构,只有一个手柄,然而“depas amphikypellon”的结构是圆底和两个手柄,这意味着人们在喝酒时杯子可以递给他人倒酒,这种器皿是人们饮酒时的公用物品。考古学家发现该器皿是安纳托利亚西南部挖掘发现一套酒具的一部分,还包括一些倒酒器皿,例如:水罐、厨具等。随着共同饮酒行为越来越受欢迎,这些器皿从现今的土耳其地区流传至爱琴海地区,标志着古代人类存在着公共饮酒活动。


  在5000年前的欧洲地区,正值新石器时代革命完成不久,当时人们的生活方式开始久坐少活动,农业生产开始出现,人们的寿命开始更长。此时开始盛行多人聚会饮酒,人们开始酿造葡萄酒和啤酒,由于他们不会在狩猎采集的生活方式中获得快感,也不会由于活动范围扩大而感到心情愉悦。他们感到最愉快的事情,很可能是家庭聚会,或者与其他家庭在一起聚会,所以他们会酿酒,选择时间搞一次家庭派对,最初他们担心食物浪费,就将多余食物用于发酵酿酒,之后在家庭聚会中意识到该活动带来了快乐,令人感到兴奋,便开始定期酿酒饮用。


  现今,我们与陌生人之间的面对面交流非常自然,但在古代人们之间的交往非常谨慎,集体饮酒可以让他们放下防备,在修建运河、外出获取原材料或者建立贸易网络等方面更好地合作。在青铜器时代,特别是欧洲和地中海地区,出现了一个高度复杂的贸易网络,其融合了20-30多种不同的文化,这种公共饮酒似乎是人们之间建立信任和沟通的桥梁。


  美国加的夫大学朱莉娅·贝斯特(Julia Best)博士、

       纽约大学戴佩妮·比克尔(Penny Bickle)博士、

       约克大学奥利弗·克雷格(Oliver Craig)教授、

       加的夫大学理查德·马德威克(Richard Madgwick)博士、

       加的夫大学雅基·莫维利(Jacqui Mulville)教授。


  这些考古学家擅长研究古代人类食物和宴会习俗。


  大量的考古证据表明,远古人类做的最有趣的事情之一就是设宴聚会。


  英国南部的巨石阵就可能是一个相当不错的聚会地点,在距离巨石阵最近的一处聚集区,被称为“杜灵顿垣墙(Durrington Walls)”,考古学家发现数千块动物骨头和陶器碎片,表明远古时期人们曾举行盛大宴会。残留的动物骨头显示古代人类食用的主要是猪肉,猪蹄骨骼的燃烧痕迹表明猪肉放在明火上烘烤,这些猪死亡年龄大约9个月大小,可推算出古人们聚会时间可能在冬至前后。考古学家发现一些猪骨铰接组织清晰可见,因为当古人们食用丢弃猪骨上仍有一些连接肉质,许多猪骨是完整的,没有被切成碎块,表明猪肉是整块煮食,没有切割成小块,分解成单一营养物质,例如:骨髓。


  这样的聚会可能过于铺张,存在故意浪费的行为,从而显示出他们挥霍无度。考古学家对古陶器中残留脂肪的化学分析表明,当时古人也在制作奶酪,通过同位素分析,可以分析出猪生长的地理区域。该研究结果显示,人们带着自己饲养的动物从英国各地赶来参加宴会,这相当于新石器时代的“格拉斯顿伯里音乐节”。(叶倾城)

来源:网络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