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玩的 / 详情

谈谈魔兽怀旧服满级路上和敌对阵营PVP的故事

要说这次怀旧服给我的最大感触是什么,那就是除了重温当年的记忆,剩下的就是全新的体验了。

当年玩的比较迟,由于老婆天天缠着我,所以我是开了naxx 才入的坑。作为一个小白法师,任务不会做,经常断档,靠着一根根寒冰箭搓,刷了不少怪,印象中最深刻的就是野猪人和元素怪。

这次主要是任务和A 怪一起,任务好做就任务,不好做就A 怪。

好了,前情提要说罢,进入正题。

 谈谈魔兽怀旧服满级路上和敌对阵营PVP的故事 玩的 第1张

一,30-40。联盟好人太多。不知道是rp 因素还是性格使然,遇到的联盟好人太多了。我练的较快,属于第一梯队,灰谷和石爪山都没碰到联盟。

直到荆棘谷才碰到个把个联盟,他们从来没有主动动过手。我作为一个重度pvp 玩家,也没好意思出手,在这方面,我遵循老毛的思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绝不饶人。后面会提到。

二,40-50。这阶段就更夸张了,我在南海A 海盗,好几次联盟过来做任务,都没动手。有几次意外情况,抵抗啦,刷新啦什么的。联盟竟然出手相助,不然很可能就要跑尸。时间能长达四五个小时,换了一波又一波联盟,就是不动手。

相反,个别傻逼部落法师,以为这海边是他家开的,我A 怪节奏比他好,他说我抢了他的怪,然后趁我A 怪的时候,拉怪过来,想弄死我,结果偷鸡不成蚀把米。

三,50-60。这部分有点摩擦了。先是在乌瑟尔墓地A 怪,一个侏儒法师偷袭我,被我反杀。我之前看他A 怪,一路上受联盟关照颇多,所以我也没动手。万万没想到,丫竟敢偷袭我,好嘛,直接守尸五次,杀到他换位面。而且我还是等他吃喝回复好了再杀,杀个残血没蓝的法师简单,要做的是,杀人诛心。

然后一个人类法师和牧师组队A ,我没动手。我A 的时候,他们来了,也不是想杀我,就是反制了一下下雪,让我知难而退。然而,我是那么怂的人嘛?这场子是你家开的吗?就是一个干。杀了法师两次后,时间不早了,我就睡觉去了。

环形山,当时,我和魔暴龙的距离只有0.01公分,我的火冲一直打不上。现在回想起来,我应该下马直接一个一级冰剑。而不是一直追着火冲。一个暗夜猎人抢走了。也许是有点不甘心,我也皮了一下。打死了正在抗怪的宝宝,猎人假死脱战从新召唤。我也走了。做任务的时候,猎人过来看到我,表情吐口水,我自知理亏,放他去吧。

还是环形山,大猩猩护送,我吃喝等恢复满了就开干了,这时候,冲进来个残血人类贼,就要开送。这他妈能行?先来后到都不懂吗?杀之。护送出来了,迎面又碰到他,还叫了个盗贼。1V2 ,急冷,杀之。

这就是这次怀旧服的pvp 经历,没有波澜壮阔的南海镇互推,也没有惊心动魄的荆棘谷丛林埋伏和狙击。但是却依旧温暖人心。得益于分层技术,法师野外A 怪速度实在够快,也够安稳。感谢那些没在我A怪时干我的联盟,更感谢那些主动帮我陷阱冰环的猎人法师。

相反,某些丑恶嘴脸的部落,同为部落,真是感到恶心。

图是在西瘟疫农场A 怪时碰到的一个法师,看样子不怎么会A 怪,也切了好几个层了,到了我这层,我叫他留下一起。看他说的,似乎在别的层过的不是很爽。我这层只有我一个。(能把骚扰你的联盟和部落都干跑,也是需要技术哒。一个排队七八千的服务器,没个两把刷子,还真霸占不了一个农场)

 谈谈魔兽怀旧服满级路上和敌对阵营PVP的故事 玩的 第2张
 谈谈魔兽怀旧服满级路上和敌对阵营PVP的故事 玩的 第3张
 谈谈魔兽怀旧服满级路上和敌对阵营PVP的故事 玩的 第4张


0 评论

内容 *

名称 *

邮箱

主页